<form id="fp5vj"><span id="fp5vj"><th id="fp5vj"></th></span></form><address id="fp5vj"></address>
        <address id="fp5vj"></address>
        <address id="fp5vj"><listing id="fp5vj"></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p5vj"></address>

                <address id="fp5vj"><listing id="fp5vj"><meter id="fp5vj"></meter></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fp5vj">
                    <sub id="fp5vj"></sub>
                    <noframes id="fp5vj"><address id="fp5vj"></address><noframes id="fp5vj">

                    協會官方微信

                    首頁  >>  新聞資訊  >>  專題論述  >>  正文

                    從信息化改造到數字化轉型,中國企業行至何處

                    發布時間:2021-11-8     來源:新工業網

                    幾年之前,中國企業還在大力提信息化改造,工業和信息化部也在提“兩化融合”(工業化 + 信息化),現在大家又開始提數字化轉型。這世界變化太快,難免會讓企業管理者心里犯嘀咕:數字化轉型是不是“新瓶裝舊酒”?數字化轉型和信息化改造是什么關系?   

                    為了弄清楚信息化改造和數字化轉型之間的關系,有必要先從定義入手厘清他們的區別。   

                    中國科協對信息化的定義是:“信息化以現代通信、網絡、數據庫技術為基礎,對所研究對象各要素匯總至數據庫,優化特定人群的生活、工作、學習、輔助決策等行為,提高各種社會行為的效率,并且降低成本,為推動人類社會進步提供極大的技術支持。”   

                    國家發改委對數字化轉型的定義是:“傳統企業通過將生產、管理、銷售各環節都與云計算、互聯網、大數據相結合,促進企業研發設計、生產加工、經營管理、銷售服務等業務數字化轉型。”   

                    從定義來看,數字化轉型和信息化改造一脈相承,可以理解為前者是后者的升級。阿里巴巴研究院認為,信息化改造和數字化轉型的主要區別體現為以下五個層面:   

                    一是在技術架構上,實現從信息技術(IT)到數字技術(DT)轉變。信息化改造是基于傳統架構 + 桌面端;數字化轉型是云網段 +AI0T 等為代表的新技術群落。   

                    二是在需求特征上,實現從面對確定性需求到不確定性需求轉變。信息化改造時代,無論是企業資源管理(ERP)還是顧客關系管理(CRM)都是基于規模化導向的確定性需求;數字化轉型時代,客戶需求、市場競爭環境快速變化,不確定性增強。   

                    三是在核心訴求上,實現從提升效率到支撐創新轉變。以前企業引進企業資源管理(ERP),是為了在面對確定性需求時,提高生產效率和管理效率。但現在企業做數字化轉型是為了在面對不確定性需求時,支撐企業的業務創新、管理創新、組織創新。   

                    四是在核心目標上,從企業內部管理為主向以拓展客戶運營為主。以前企業提供一套基于硬件 + 軟件的解決方案,核心是如何解決企業內部的管理問題;但現在企業不僅提供硬件 + 軟件 + 解決方案,更重要的是提供一套以消費者為核心的運營方案。   

                    五是技術體系實現從封閉技術體系向開放技術的轉型。以前企業更多考慮的是面向內部資源優化,最終形成的是一套封閉的技術體系;數字化轉型企業思考的問題是構建基于全局優化的開放技術體系,實現與供應商、供應商的供應商、代理商以及客戶的數據集成。

                    不同行業受數字化的影響各有不同

                    數字化技術對不同行業的影響差別比較大。總的來說,數字化技術催生了一些新行業,消了一些舊行業,創新了一些傳統行業。   

                    首先,數字化技術創造了數字化相關的行業,比如我們經常說的 ICT(信息、通信、技術)行業都是隨著數字化技術的創新而誕生的。新的行業也誕生了新的企業,比如谷歌、亞馬遜、Facebook、高通、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美團、滴滴、拼多多、字節跳動這樣的公司,都是新行業里的新公司。還有一些是新行業里的舊公司,他們從信息化基礎設施升級為數字化基礎設施,本身也在做數字化轉型,非常典型的比如 IBM、蘋果、微軟等。   

                    這些數字化的基礎設施有明顯的規模效應,最后往往會形成強者恒強的寡頭壟斷局面。這樣的情況在前幾次工業革命中都發生過,一個新技術出來以后,都會產生大量公司涌入這個行業,然后是競爭加劇,大量中小企業倒閉,大型企業的規模優勢越來越明顯,最后導致這些行業的集中程度會變得原來越高,形成這個行業的寡頭或者雙寡頭壟斷。   

                    比如說,第二次工業革命早期,很多工廠都有自己的發電站,后來隨著大型發電站和大規模電網的出現,很多企業都不再需要建立自己的發電站,只需要直接接入電網就行。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現在的發電站和電網作為基礎設施已經越來越集中化,后來者進入這個行業的門檻越來越高,甚至變得不再那么必要,因為這個行業的格局已經基本確定了。   

                    在數字化時代,這樣的規律也在重演。早些年,稍微有點規模的企業都有自己的計算機中心,但隨著云計算的發展,絕大多數企業不再需要自建計算機中心,只需對外購買云計算服務就行,專注于自己的核心技術、產品和服務。同樣,能提供云計算、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這樣基礎設施的公司也會越來越少,呈現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最后形成寡頭壟斷。   

                    隨著數字化對行業滲透的深入,它對企業競爭力的影響也會變緩。首先,應用數字化技術的企業會有一定的先發優勢,但隨著數字化技術的普及,這種先發優勢會會逐步被消化掉。未來的數字化技術就像現在的電力系統一樣,變成一種人人可用的基礎設施,正如沒有電力將會寸步難行,但使用電力也不會帶來更多的競爭優勢,未來的數字化技術也是如此。   

                    尼古拉斯·卡爾曾經描述過這種趨勢變化。他在那本《IT 不再重要》的書籍里提到:未來 IT 將會變得像現在的電力一樣普及,因此帶來的差異化優勢越來越小,直到最后變成習以為常。同樣的道理,那些現在引進數字化技術的企業會擁有一定的差異化優勢,但隨著數字化基礎的逐漸普及,企業使用數字化技術將成為一種必須,而不會帶來額外的優勢。   

                    當然,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同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進程也不一樣。埃森哲針對全球 18 個行業、106 個細分市場的 1 萬家上市企業展開調研,發現 89% 的企業數字化的顛覆程度正在加速,數字化轉型迫在眉睫,但不同的行業受數字化轉型的影響也會有明顯差異。

                    埃森哲把所有行業分成四類:    

                    1、數字化顛覆已經基本能完成的行業,比如高科技、軟件平臺類企業,那些沒有實現數字化轉型的企業已經消失不見;   

                    2、數字化顛覆即將發生的行業,比如公共事業、自然資源、資本市場等行業,他們需要為即將到來的數字化轉型做好準備;   

                    3、數字化顛覆會持續發生的行業,比如零售、銀行、保險、交通運輸等行業,除了一些個性化服務還需要有人支持,大量流程性或重復性的工作都會被數字技術所取代;   

                    4、數字化顛覆影響較低的行業,比如生命科學、醫療保健和化工等行業,這些行業的數字化更多是在前端提升客戶體驗,后端提升運營效率。   

                    在所有行業中,短期和長期會受到數字化顛覆的行業加起來的比例高達 89%,數字化顛覆影響不大的行業只有 11%。數字化顛覆不再是只發生在互聯網時代的某些行業,不再只是由電商和通訊媒體等來引導,而是會滲透到絕大多數的行業。對于 89% 的行業和企業來說,數字化轉型都迫在眉睫,必須考慮如何結合行業特征和企業的核心能力進行數字化轉型。

                    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水平差異很大

                    雖然數字化轉型是大勢所趨,但中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還參差不齊,差距非常巨大。國家工信安全中心聯合阿里研究院,在2019 年對中國的 157 家領軍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現狀進行問卷調查和分析,形成了《中國數字化領軍企業調查報告》,從中可以看出企業的數字化轉型的一些趨勢,以及實現數字化轉型的企業的一些經驗。

                    1. 成功的數字化轉型企業都在全方位數字化

                    隨著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發展,企業數字化轉型加速推進,傳統的生產方式和商業模式被重新定義,產業生態正在由以產品為中心的單向鏈式價值鏈向以消費者為中心的全鏈路環式價值網轉變,全面實現了數字化戰略、數字化業務、數字化組織和數字化基礎設施,成功的數字化轉型企業都在做全方位的數字化轉型。

                    2. 貫穿始終的數字化戰略是數字化轉型成功的前提

                    數字化戰略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核心前提和所有轉型活動的頂層設計,為企業搶抓數字化發展先機、加速轉型變革提供方向性、全局性的方略。以企業級數字化戰略為指引,推進數字化轉型,將大大提高轉型效率、有效獲取數字化效能。調查數據發現,將數字化貫穿戰略始終的企業中,業績增長和盈利的企業占比明顯都要高于其他類型的企業。由此可見,有沒有貫穿始終的數字化戰略,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成敗。

                    3. 提效降本和智能決策是數字化轉型的戰略重點

                    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戰略重點將會決定不同的資源配置,因此不同企業結合自身發展戰略與現狀,在推進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往往有不同的側重點。調查數據發現,當前企業數字化轉型的主要目標的前三位分別是提高運營效率、實現以數據為基礎的智能決策,以及降低運營成本,然后是獲得新用戶、提升創新能力、提高企業收入、提升客戶滿意度。

                    4. 內容營銷是數字化營銷創新的重點

                    隨著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消費者的自我意識逐漸覺醒,企業對于以消費者為中心的數字營銷的需求加速增長,以幫助企業推進消費者全渠道觸達,實現精準互動和交易過程。但目前數字營銷普及水平仍然偏低,僅有16.7% 的企業在線上營銷、新零售營銷等數字化營銷方面的投入費用占比超過一半,傳統的線下手段仍是當前企業的主要營銷方式。從營銷創新方面看,71.1% 的企業已開展了以直播、社交媒體“種草”和“網紅”推薦為代表的內容營銷創新。

                    5. 線上線下融合是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方向   

                    新零售引爆了線上線下一體化的商業革命,引領線上電商和線下實體由對抗轉向融合,深刻改變了傳統商業模式,為消費者帶來了全新的價值。可以預見,線上線下融合將是大勢所趨,是企業加快推進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方向。但調查結果顯示,目前大部分企業在會員和商品兩個方向的線上體系與線下體系仍未真正打通,線上線下有機聯動的機制未能形成。

                    6. 消費端的數字化高于制造端,制造端的數字化是難點   

                    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涉及從市場營銷、產業研發、供應鏈管控到生產制造的各個業務環節。其中,靠近消費端的環節數字化轉型基礎好、起步早,數字化轉型相對容易,銷售預測準確度高于 70% 的企業比例達 38.7%;而靠近制造端的環節受核心技術能力不足、數字化基礎薄弱等因素制約,設備基本實現數字化的企業比例僅為13.8%,生產設備基本聯網的企業比例僅為 6.9%,生產制造環節數字化成為企業實現全鏈路數字化的關鍵掣肘。

                    7. 組織協同工具比較普及,但智能化組織嚴重不足   

                    在數字化浪潮撲面而來的今天,企業如何實現以人為中心的智能的組織協同,推動企業數字化轉型從局部優化走向全局優化,已經成為中國廣大企業亟須跨過的門檻。中國企業積極擁抱移動互聯網,推動組織工作管理模式在線化發展,目前已有92.2% 的企業在組織管理和溝通協調過程中實現釘釘、企業微信、飛書等移動端組織協同工具使用,通過數字化工具應用提升企業內部的溝通協調和組織變革水平。

                    從企業組織結構來看,業務模式的變革需要與之相匹配的、動態的、靈活的、可擴展的組織模式來支撐。但數據分析結果表明,當前僅有15.7% 的企業實現了網絡化、智能化的組織模式,這仍是組織形態演進的一大趨勢。    

                    8. 數字化人才不足制約了數字化戰略的落地   

                    隨著數字化轉型的深入,領軍企業在相關戰略制定、執行和閉環管控方面的重視程度和管理水平逐步加強,企業最高決策者需要將數字化轉型切實地貫穿整個組織和各業務環節。當前大多企業的數字化頂層設計已初步完善并配備了相應的負責團隊,已將數字化貫穿企業戰略始終,或制定了公司級數字化轉型規劃,企業數字化直接負責人層級達到總裁和副總裁級別。但數字化戰略的落地不僅需要領導者的指導,還需要數字化人才的支撐,如何培育高層次的數字化人才隊伍,成為當前企業轉型過程中面臨的一大挑戰。

                    9. 基礎實施“上云”助力數字化研發能力建設   

                    企業“上云”是企業提高創新能力、業務實力和發展水平的重要路徑。在研發環節,企業基礎設施上云可支撐企業基于數據精準洞察消費者需求并快速驗證產品性能與功能,從而提升研發創新能力。調查數據顯示,基礎設施上云比例超過 80% 的企業均可實現消費者洞察與產品驗證的數字化,而未上云的企業均不能實現產品性能與功能的數字化驗證,實現消費者洞察數字化的企業比例不到四成。   

                    但值得關注的是,當前我國企業上云整體水平仍偏低,仍有近四成企業完全未能上云,嚴重制約了企業研發創新能力提升。

                    10. 數據中臺為企業核心業務賦能作用顯著   

                    隨著市場需求個性化、企業業務多元化、組織模式動態化、核心數據復雜化,數字中臺概念應運而生。中臺包含業務中臺和數據中臺,是為了滿足不斷變化的前臺業務需求,將企業內部的數據、技術、業務沉淀出一套可方便調用的綜合服務平臺。已搭建數據中臺的企業在生產、庫存、銷售、質量、物流、財務、成本、績效等管理環節實現數據自動采集和智能分析的比例遠高于未搭建數據中臺的企業比例,數據中臺為企業核心業務賦能作用顯著。

                    中國儀器儀表行業協會版權所有   |   京ICP備13023518號-1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03807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百萬莊大街16號1號樓6層   |   郵編:100037   |   電話:010-68596456 / 68596458
                    戰略合作伙伴、技術支持: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機經網(MEI)

                    D88尊龙平台